人文 | 品秋

原标题:人文 | 品秋

春薄夏浮冬局小,惟有冬季味转长。

图片 1

天高云淡风清扬,一如君子坦荡荡。

图片 2

落木萧萧江滚滚,孤叟与秋话凄凉。

图片 3

天山一色雁南翔,虽云心伤也豪壮。

火辣辣像湖水一样退去,秋日的意味尤其浓了。

金秋的味道是原汁原味的甜。果树上,甜而多汁的桃子是秋的命根,在秋的臂弯里,它笑得拧了嘴儿。它的名字听上去就很馋人,人们亲切地唤它“水蜜桃”。撕开桃皮,从软软的果肉里品出真正的“桃”味来。

俗话说的“六月枣7月红”,指的是旧历的月度,枣熟季节,至少已经是公历的八月了。一场早来的轻霜为枣子涂上了瑰丽的辛卯革命,枣的外形就更为令人如醉如狂了。这时的日夜温差突然增大,枣果的糖分得到最大限度的积累,所以吃起来甜脆爽口,唇齿留香。

梨、山楂和苹果是最后一批守望林子的。树叶起初飘飞的时候,已经是节气上的立夏,梨的青皮也随后由绿转黄了,黄澄澄的令人不由得咬上一口,它细腻适口,全没有了此前的青涩。叶子接连不断落下的时候,苹果的脸红了半边,山楂却红透了小脸。

蔬菜享受着阳光和人情吐露着香喷喷。青菜的含意是淡而又淡的,可假诺巧手烹制,就自生出许多好吃来。白色的韭菜花开得沸沸扬扬,红色的辣椒忍不住在绿叶里探出了头,最有耐心的要数白菜和白萝卜了,它们能一向服从到大寒。

与蔬菜、水果的意味不雷同,五谷的滋味最浓重。人们端起一碗碗新米熬的粥或煮的饭,品味着它独有的清香,冬天的意味便只好回味而不行言传了。人们喝完一碗醇香的米粥,总会忍不住地赞赏一声:香!

金秋的味道是最平凡、最尊重的,远在外地的子女、亲友也会在丰裕之秋尝到家乡春季的寓意,它带着军民鱼水深情与和暖,飘得很远很远。

冬天,就恍如可以被折叠起来一样,不同的秋味秋韵竞藏其中,然后又日趋地开辟,让众人一点儿点滴地去品味秋的滋味。回来博客园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